西藏口述历史计划


西藏口述历史计划(TOHP)旨在通过采访藏族老人关于中国入侵西藏之前和之后的生活状况,维护西藏人民的历史和文化。该非盈利组织是于2003年根据西藏精神领袖,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的建议而发起的。


"西藏口述历史计划" [00:06:50]

"亲眼所见: 西藏长者目击记录" [00:30:35]

    

宗旨


TOHP的宗旨是记录流亡藏族老人的生活故事,然后通过印刷,广播媒体和互联网传播他们的口述历史。TOHP努力通过尽可能多的不同媒体和场馆形式来呈现这些关于西藏的往事,将这些第一人称的叙事提供给西藏和中国人民,研究人员和学者所使用。这些由TOHP收集的口述历史,将会为所有看到这些资料的人们提供一个机会,直接听取藏人对中国入侵和占领之前,期间和之后西藏生活的描述。我们希望这些西藏老人们的叙事将被公正地使用,以将中国政府对西藏历史的官方版本与这些口述历史中所包含的个人叙述加以比较和对照。

项目意义

被TOHP采访的这些流亡老人们是曾经生活在未被占领的西藏的最后一代人。他们也是在地球上充分体现藏族语言和文化的最后一批人。TOHP这项对历史的保护工作因流亡者的年龄缘故而显得更加急迫(许多老人们都已是80至90岁的高龄了)。TOHP计划在这些流亡的老人们去世之前尽可能多地记录他们的口述,不然的话,他们对在中国入侵之前的西藏的叙事,记忆和体验就将会永远地失去了。口述历史的收集提供了发自人们内心的声音,讲述他们古老的文化,及中国在入侵之后对于他们的社会的全面肢解。

该项目的重要性:


  • 历史的重要性: 该项目记录了对1949年以前西藏生活的个人回忆,以及目击者对于中国入侵和占领之影响的叙述。
  • 文化的重要性: 老年藏族人记得那些通过他们的艺术,音乐和舞蹈所表达的古老的习俗,仪式和节日;他们还会描述社会各阶层人们的分工。
  • 哲学的重要性: 老人们详述了佛教的信仰,对于众生的慈悲被纳入到他们在家里或在当地寺院的仪式中的日常实践。
  • 政治的重要性: 尽管中国政府在西藏有持续的压迫和镇压政策,大多数藏族老人仍然深信,一个和平而非暴力的佛教途经可以用来解决西藏问题及维护西藏的文化。

记录在西藏的早期生活

从一个文化和历史的角度来看,这些老人们对他们童年经历的叙述记录了那段时间的西藏生活,这是非常来之不易的,因为这是居住在广袤的喜马拉雅地区的人们的久远的历史。他们作为农民,牧民,商人,僧侣,家庭主妇,公务员以及土地所有者的记忆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的,对于几代人的生活方式的叙述。他们的描述从社会,政治,文化和宗教等方面,揭示了居住在有自己的语言,货币,国旗和政府的自由和独立的国家中的一个人的日常生活。

生活并不总是很容易的,但土地是原始的,食物丰富,水质纯净,长寿在那里是常见的。长者们回顾了精彩的赛马,到寺庙朝圣和传统的庆祝出生,婚姻和天葬仪式。佛教的信仰和传统完全渗透到了他们对在自己心爱的家园里生活的回忆之中。藏传佛教文化对所有生物和地球本身的尊重反映在他们政府对于野生动物,古老的森林和矿产宝藏保护的法律规定上。

对于入侵西藏的叙述

在描述了他们早期在西藏的生活之后,我们还请这些老人们详述了20世纪50年代他们的生活在何时以及如何发生了改变。由于很少有机会接触有关世界各地的事件和冲突的新闻,西藏人在心理上和政治上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入侵他们的国家显得措手不及。受访者们报告说,当中国军队在半夜向一伙游牧民开火,轰炸寺院并无故关押村民时,他们被遭到入侵的现实惊呆了,也吓坏了。

财产和家产被没收,宗教领袖被抓起来,群众在枪口下被迫参与被称为批斗会的殴打和公开羞辱大会,其中儿童被迫伤害自己的父母,僧侣鞭挞他们的老师。这里从前闻所未闻的自杀成为了对难以忍受的酷刑和长期饥饿的痛苦回应。监狱服刑,劳教集中营和处决等拆散了许多家庭。其他一些人则在为投奔自由和追随他们自己心爱的精神领袖,至尊的达赖喇嘛而进行的穿越喜马拉雅山的危险的流亡之旅中经历着与家人令人心碎的离别。

渴望和平与和解

这些西藏的老人们在总结他们的采访时,从个人,宗教和政治层面上讲述了对中国占领他们家园的感受。最显著的反应是他们希望亲自表达同情中国人民的愿望,以及在政治上制止以暴力解决西藏问题。这些上了年纪的西藏人遵从了至尊达赖喇嘛的意愿,保持和平和对话沟通,而不是在攻击中国政府。这些老者中的许多人描述了他们是多么珍惜佛教的智慧,其中教导人们要慈悲对待一切众生,包括他们的中国邻居。

西藏老人的真实经历

达科巴.桑木普的家族管理一大片从寺庙租来的土地。他后来加入「四水六岗」(全称「四水六岗卫教志愿军」),在拉萨抵抗中国军队。

苏南.赛于安多地区﹙今青海省﹚农村长大。中国政府没收了她的农地,并将土地改建成不成功的公社。很多人饿死,年轻人也被绝育。

德庆拉姆嫁给一位帕里商人。她的父亲和岳父被中国政府囚禁。她的丈夫也被抓去做苦工,遗下她一人独力照顾两个女儿。

加柏阿卡儿是康区(今西藏东部一带)的牧民。中国军队入侵时,牧民拒绝与他们合作。他成功逃跑,可是他的家人大多被捕或被杀。

祖古叩仓强巴益西被视为喇嘛转世。他一直在寺庙学习佛法,直到中国军队入侵西藏。他被中国人批斗,坐了17年牢。

索南菩提家里从事耕种和畜牧,她后来嫁给一位帕里的店主。她的丈夫被迫向中国政府上缴所有财产,他要强制接受政治思想改造,但他不用被批斗和被捕。